正文

紅星二鍋頭要A股上市!牛欄山:師傅,您來晚了

2020-12-02 16:05 來源:中國新聞網
分享到:

什麼?“紅星+北冰洋+義利”要“打包”進入資本市場?你沒聽錯!二鍋頭兩大龍頭紅星和牛欄山可能要在資本市場上正面PK了。

圖為超市裏售賣的紅星二鍋頭。中新網記者 謝藝觀 攝

三大老字號“打包”上A股

“北京老字號”集體上市這事,要從一則公告説起。

11月24日晚,北京大豪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大豪科技”)公告稱,正在籌劃以發行股份的方式購買控股股東北京一輕控股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一輕控股”)持有的北京一輕資產經營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簡稱“一輕資產管理公司”)100%股權,並向北京京泰投資管理中心(以下簡稱“京泰投資”)以發行股份的方式購買其持有的北京紅星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紅星股份”)45%的股份。

一輕資產管理公司目前的主營業務是履行離退休管理服務、代管非主業企業股權職能。一輕控股擬將酒類、食品及飲料等主業相關資產進行整合後注入一輕資產管理公司,並將一輕資產管理公司現有職能剝離。

相關資產注入一輕資產管理公司後,一輕資產管理公司將以酒類、食品及飲料等相關業務為主營業務,主要產品包括“紅星”品牌系列白酒,“北冰洋”品牌系列飲料產品,“義利”品牌系列食品等產品。

另外,一輕控股直接及間接持有紅星股份55%的股份,京泰投資持有紅星股份45%股份。這也意味着,一旦交易完成,大豪科技不僅將北冰洋和義利收入囊下,還將直接和間接持有紅星股份100%的股份。同時,“紅星+北冰洋+義利”也將集體完成“借殼”上市。

為何選擇科技公司“借殼”?

大豪科技的主要業務為各類智能裝備的擁有完全自主知識產權電腦控制系統研發、生產和銷售,而紅星、義利和北冰洋則是消費方面的老字號。八竿子都打不着的業務,咋就湊到一起了?

天眼查數據顯示,一輕控股的控股股東為北京國有資本經營管理中心,實際控制人為北京市國資委。京泰投資的實際控制人亦是北京市國資委。

此舉也被業內認為是地方國資下的資源整合,利用現有的上市公司平台將優質國有資產打包上市。而之所以選擇大豪科技,因其是一輕控股控制的唯一一家上市公司。

從財報上看,受宏觀環境等影響,大豪科技近年來業績出現下滑。2020年前三季度,大豪科技實現營業收入約5.6億元,同比下滑24.36%;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約為1.18億元,同比下滑43.46%。

今年以來,大豪科技的股價亦表現平平。截至11月23日,大豪科技報收8.69元/股,今年累跌超6%。目前大豪科技停牌中。

相較而言,紅星二鍋頭的“老對手”牛欄山所在的“白酒”板塊則表現優異。“喝酒”行情下,截至11月30日,今年白酒概念指數大漲81.43%,牛欄山所屬的順鑫農業今年累漲20.88%。

圖為超市裏售賣的牛欄山。中新網記者謝藝觀攝

華泰證券在2021年度策略報告中表示,白酒是2021年相對最看好的子板塊之一。

面對白酒板塊的估值潛力,大豪科技通過加入紅星股份等“變身”消費股獲得資本青睞,紅星股份等也藉機上市,不失為一種“雙贏”選擇。

事實上,這並不是紅星股份第一次嘗試上市。2011年,一輕控股聯合京泰實業共同投資組建了北京首都酒業有限公司,一輕控股將紅星股份注入其中。

彼時,出任首都酒業董事長的蘇志民表示,如果能儘快找到合適的殼資源,首都酒業集團將於2012年借殼上市;如果公司不能借殼上市,則將在3年內登陸A股市場。不過,這一計劃並未實現。

市場不看歲數,如今徒弟超過師傅

相比1998年就已上市的順鑫農業,紅星股份的資本步伐確實慢了些。但要追溯起來,牛欄山要喊紅星一聲“師傅”。

北京紅星股份有限公司始建於1949年5月,前身為華北酒業專賣公司實驗廠,作為北京地區第一家國營釀酒廠,紅星全面繼承二鍋頭酒傳統釀造技藝,生產出第一批紅星牌二鍋頭酒。

1951年,紅星商標成為新中國首批核準註冊的商標之一。1965年,紅星對北京19家郊縣酒廠進行扶持管理,傳授二鍋頭技藝,這其中就包括牛欄山。

不過,早早搭上資本“快車”的牛欄山,如今無論是市場份額還是名氣上均已超過“師傅”。

據媒體報道,2019年底,牛欄山來自北京市場的銷售佔比約為23.63%,而外埠市場銷售佔比已增至76.63%。2020年前三季度,順鑫農業實現營業收入124.19億元,同比增長12.27%。其中,白酒業務收入約在80億元。

如今唱到“一杯二鍋頭,嗆得眼淚流。生旦淨末醜,好漢不回頭”,大多數人第一反應或許是牛欄山而非紅星。

現在紅星股份在上市的路上“八字已有一撇”,未來如果進入資本市場,能否追上牛欄山的步伐?

“紅星若能通過資本賦能,會加速其品牌化、專業化、規模化的發展。但整體來説,它離牛欄山二鍋頭距離還很遠。”食品產業分析師朱丹蓬告訴中新網記者。

“2008年左右,牛欄山跟紅星二鍋頭差距並不大,但經過這12年的發展,牛欄山依託資本市場的賦能以及全國化的運營,已經達到了一個相當高的水平。另外,近年來清香型白酒市場的高速增長,也讓牛欄山二鍋頭享受到了紅利。”朱丹蓬稱。

此次一同“打包”上市的另兩個“北京老字號”義利和北冰洋,存在時間比紅星二鍋頭還要長。

資料圖:民眾在品嚐北冰洋汽水。中新社發 富田 攝

玻璃瓶、金屬蓋、橘子口味,在北京人的記憶中,沒有北冰洋的夏天是不完整的。北冰洋食品公司的前身是建於1936年的北平製冰廠。1949年收歸國有,改名為北京新建制冰廠。1950年改名為北京市食品廠,並正式註冊“北冰洋”商標以及雪山白熊的商標圖案。1985年,改制成立北京市北冰洋食品公司。

很多北京小孩的童年,不僅是橘子汽水味的,還是果子麪包味兒的。義利麪包創建於1906年,也是響噹噹的老字號企業。剛開始開在上海,後移師北京,2001年底改製為中外合資公司。

上市不意味着成功,更殘酷的在後面

不僅是紅星、義利和北冰洋,近年來“老字號”進A股早已不是新鮮事。

如,擁有300多年曆史,多年來“稱霸”火車的德州扒雞就在6月份正式接受上市輔導。按照董事長崔貴海規劃的願景,德州扒雞公司未來十年要成長為年銷售50億元的百億市值企業。

瀾滄古茶、張小泉、五芳齋等一批老字號也傳出“排隊”遞交A股上市申請的消息。

但進入資本的“聚光燈”下,“老字號”們也要擔得起審視的目光。

今年5月,162歲的天津“狗不理”宣佈從新三板退市。這個曾被慈禧誇讚稱:“山中走獸雲中雁,陸地牛羊海底鮮,不及狗不理香矣,食之長壽也”,如今卻被網友評價為“難吃還貴”。

北京餐飲界老字號,已有156年曆史的全聚德則在業績連年下滑的困境中掙扎。2020年前三季度,全聚德總營收約5.16億元,同比減少56.71%;歸屬於上市公司股東的淨利潤虧損約2.02億元,同比下滑484.4%。三個季度幾乎虧掉了前三年的淨利潤總和。

資料圖:北京房山舉行的2018北京跨年促銷節——老字號年貨大集。

阿里研究院發佈的報告指出,行業中的老字號只有10%蓬勃發展,大部分處於慘淡經營或持續虧損狀態。

“很多老字號通過了資本賦能後得到了相應的發展,但整體的發展還是不盡如人意。不難發現,老字號最大的問題就是體制機制嚴重製約了公司的產品創新、升級以及迭代。”朱丹蓬指出。

而這次三家老字號還未真正打進A股,先被質疑存在“內幕交易”。

在本次重大資產重組公告披露之前,大豪科技股價提前拉昇漲停。隨後大豪科技稱,經初步自查,未發現公司、公司控股股東、本次交易對方內幕信息知情人及其直系親屬利用內幕信息交易公司股票的情形。

紅星、義利和北冰洋這次能否“打包”上市成功?上市後是高歌猛進,還是原地打轉?一切都尚未可知。

我要爆料 免責聲明
分享到:
© 轉運四方版權所有 轉運四方簡介法律顧問維權指引會員註冊營銷服務郵箱